胡鬼也

凉水走路脚下生风。

喜欢物理⚛️和王杰希

很高兴遇见你。

【王杰希x你】青梅竹马

想和小王当一把青梅竹马吗٩(๑❛ᴗ❛๑)۶

内含一个特别甜的小王(灬°ω°灬) 

王杰希住你家隔壁。

别人家的孩子呗,幼儿园时期心算就能报出一长串数字,捏着嗓子也能背几句唐诗三百首。妈妈那是喜欢的不得了,摸着小奶希的头不住夸聪明,自家闺女要是能有希希一半坐的住就好。

你呢,从小就皮的不行。上房揭瓦那是家常便饭,眨巴眼睛的时间人就已经趴在院儿里的海棠树上晃双小白腿儿了。你不喜欢王杰希,这个小书呆子比院里其他小伙伴不好相处多了,眼睛一大一小直盯的你发毛。

不喜欢是不喜欢,可蹭吃蹭喝你是不反对的。王家妈妈很会做饭,即使是冻在冰箱里的糖醋排骨,微波炉里一热也比得上C市最贵馆子的味道。中午王杰希会把饭菜热好,摆上两双筷子等着你这个小馋鬼敲门儿。吃完饭就赖在王杰希铺上横竖八叉的睡午觉,挤的人根本没地儿躺。

那时时间总是很长,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傍晚,太阳也懒洋洋地落下枝头。

你半张半闭着眼睛,梦境的边界线间你总能看清王杰希轮廓渐渐清晰的侧颜。

唯一没有王杰希的暑假,是你六年级毕业的那年。王杰希要回北京老家去看姥爷姥姥。妈妈非要喊着你和王杰希打个招呼,说声道别。你还想在电脑前再多打会儿赛尔号,只得不耐烦的起身,嘴里嘀哩咕噜嘀哩咕噜特别不高兴。

因为小升初的原因,你很长时间没有看见王杰希了。他突然冒了一头,不是那个你可以揉他脑袋喊杰希底迪的小奶希了。虽然大小眼是没有任何好转,可是配上那张轮廓明了的脸却多了份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少年人初见,王杰希像往常一样,不过这次他微微弯腰把你耳鬓的碎发别好,轻轻道了声再见。

再平常不过,眼里充斥的是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你明明知道王杰希是肯定会回来的,也假装不在意这个小书呆子。可当你肚子饿的时候,却再也嗅不到隔壁飘来的饭菜香。

初中,你俩在一个学校。你还是一副没长醒的顽劣模样,上课也想画点儿东西,数学书上的每一个小人儿都给加上了你最喜欢的羊角辫。成绩嘛也可想而知。

你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半期考了年级倒数一百,哭的稀里哗啦。第二天眼睛难受的要命,早早到学校想要发奋图强。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王杰希(他总是第一个到),你的抽屉里平平稳稳放了一只眼药水。

以后的早晨,你都早早的出发,坐在教室里和王杰希一起学习。你们不是同桌,可早晨的校园是多么安静啊,机器暗自的轰鸣声中,你竖起耳朵就能清晰的听到王杰希的笔头在草稿纸上刷拉拉划过的声响。

想和他在一起,想和他并肩的声音是女巫的一句魔咒,于是一颗小苗冲破旧日名为偏见的大石在情愫的滋养下日益长大。

你最后还是没能在中考考上他指标到校的高中。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你执意出门了。

妈妈打来十多个电话,铃声响了又挂了,你都没有接。

你突然记起多少多少年以前的那个小女孩因为害怕打雷,躲在小男孩的被子里连家也不敢回,于是小男孩就在小女孩的身边哼起小曲儿。小男孩的声音总是跑调,却不乏认真。小女孩终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她第一次看见小男孩也有做不好的事情。于是她清清嗓子让小男孩听好了。

是什么歌呢?

任风雨往头上浇呀浇。

到底哪些是泪哪些是雨呀。

突然一把伞撑在了你的头上,黑色的大伞刚好将你和来人圈在无风无雨的小港湾里。

你抬起头,看着来人一大一小的眼睛皱在一起,无论多少次你还是憋不住笑出声来。

后来、后来的结局是什么呢?

“为什么不回家?雨下的这么大,会感冒的,你头发衣服都湿透了。”

一听到他的声音你终于忍不住,从小在蜜糖罐子里长大的,啥事儿都顺风顺水,哪儿受过什么挫折。哇的一生哭的稀里哗啦,还记得面子,把脸往手里埋。

他脱下外套披在你身上,双手一圈就把你搂在怀里。

“别哭了,我给你唱歌。”

哦、哦,想起来了。小男孩还是不死心,他照着小女孩的调子重新唱了一遍,比起第一遍的难听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听死了,你别唱。”

小女孩把手搭在了小男孩肩上,把这个怀抱加的更紧。

上了高中过后,王杰希住校了。这意味着一周时间只有两个晚上你们能见面。其实你脸皮薄的不行,经历了那次之后,你只要一对上王杰希的眼睛就全身发起烧来。

一边骂着自己没志气,一边每周五放学都在小卖部门口给王同学带一杯可乐。

这个幼稚鬼,这么大了还喜欢这种肥宅快乐水。

王杰希喜欢可乐是你偶然发现的,王妈妈在小时候没少管儿子的饮料。于是王杰希的饮料之魂直到你给他随意挑了杯可乐才觉醒。

而且只喝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那是王同学眼中的异端。

高二快结束的时候,对门突然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陌生的男人声音极高,数落着王杰希的罪状,还说自己多年给王妈妈的抚养费都白给了,王杰希竟然敢去搞电竞云云。然后是家具被推倒的声音,碗筷支离破碎的声音,王妈妈尖叫的声音。

还有,特别响的耳光声。

剧烈的闷响,王杰希被推出门来。

“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你的妈妈也听到了,她小心翼翼的开门,问杰希家里怎么了?

少年人笑了笑,脸上印着清楚明了的五掌印,伯母见笑了,是我不孝。

放你妈的屁王杰希!

你脱口而出的脏话甚至忘了母亲还在场,翻箱倒柜的找出酒精和棉签,你一把拉起王杰希的手往书房里走。

蘸着棉签,你顺时针把酒精在他脸上轻轻抹开。

疼不疼啊,疼不死你个大傻逼。

你赌气般的戳了戳王杰希的伤口,没想到对方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和王杰希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肆无忌惮的大笑。

笑笑笑,笑屁啊!!你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

他突然一把把你拥进怀里,把头埋进你的肩窝瓮声瓮气的问

“我是不是还没有说过喜欢你?”

你听完这句话脸特别烧,不知道哪里借的脸皮,你说

“那你这可算是耍流氓了,得给钱。不过反正你以后得养我,我要一直读书读到博士,把你吃干抹净。”

“没关系,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把你吃干抹净了。


评论

热度(57)